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揭秘ISIS帮助者的在线协会,London市警司长

来源:http://www.ruibiaowang.com 作者:基础资源服务 人气:52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ISIS)正将极端恐怖主义的阴影投射到地球的各个角落。除了在现实社会中发起种种极端行动,这一组织也在社交网络中为自己做宣传并招募支持者。迈阿密大

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ISIS)正将极端恐怖主义的阴影投射到地球的各个角落。除了在现实社会中发起种种极端行动,这一组织也在社交网络中为自己做宣传并招募支持者。迈阿密大学教授斯蒂凡·乌切提(Stefan Wuchty)和尼尔·约翰逊(Neil Johnson)等人通过对ISIS支持者的在线活动进行长时间的追踪调查,找到了“恐怖主义后援会”性质团体的生存规律。研究结果[1]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科学》杂志上。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市警察局长布拉顿(Bill Bratton)说,由于ISIS和其它恐怖集团的威胁,美国进入911恐怖袭击以来最危险的时期之一,并且风险只会继续增加。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市警察局长布拉顿(Bill Bratton)星期二说,由于ISIS和其它恐怖集团的威胁,美国进入911恐怖袭击以来最危险的时期之一,并且风险只会继续增加。、纽约市警察局长布拉顿9月23日接受全国广播公司采访。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采访时,布拉顿说,自从911之后,纽约市警方一直处于高度担忧并将反恐问题作为焦点。“已经参与纽约市和纽约市警方这项工作多年的人都相信这个时期是13年之前911事件以来最危险的时期之一。”就在布拉顿发表上述评论之前几个小时,美国对叙利亚境内的ISIS和“呼罗珊”(Khorasan)目标发起空袭。布拉顿说,恐怖主义是我们生活中的现实。它不会离去……不幸的是,今后几个星期和几个月,这个国家、这个城市面临的危险将会增加。布拉顿提到可能发起攻击的恐怖主义团体包括“基地”组织(al Qaeda)、ISIS、“呼罗珊”、独行狼,他们都构成风险。布拉顿说,过去也许没有过同时出现这么多潜在威胁的时候。现实就是,这个国家某个时候将经历恐怖袭击。焦点总是预防。布拉顿说,在超过3.4万名雇员的纽约市警察局有着1000名全职人员从事反恐情报。他说,纽约市警察局已经加强监督和成功干扰恐怖团体对社交媒体的利用。

10万名ISIS支持者藏匿在“俄国脸书”

ISIS的支持者并不会在自己的网名后面加上“力顶恐怖分子”之类的话,对于研究者来说,准确地找到研究对象是他们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在对待涉及ISIS的信息方面,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的反应相对积极强硬,会较迅速地清除有关内容。研究者最终选定俄罗斯社交网站VKontakte作为目标平台进行观察——在这个有“俄国脸书”之称的社交网站上,支持ISIS的团体往往能存在更长时间,而且由于网站的用户主要来源于俄语国家,其中可能包括车臣的恐怖分子。此外,有一些证据表明ISIS也曾利用这些便利条件在俄语国家进行宣传鼓动。

一开始,研究者试图通过特定标签(比如#khilafah,#ISIS等)来搜寻那些ISIS的支持者。他们很快发现,大多数夸夸其谈ISIS和恐怖袭击的人其实只是说说而已,而ISIS的真正拥护者们会更多地讨论实施的细节。

当研究者筛查出最初的一批ISIS拥趸后,他们彻查这些人的社交记录,从他们的好友圈子中找到另外一批支持ISIS的人。从这些人的信息中,他们又会找到新的标签,再找到新的用户,再从他们的朋友中找到信息……最终,这个“滚雪球“式的搜寻方法会使得他们回到原点——最后一批ISIS拥趸,实际上就是最初找到的那批。有了用户,有了用户之间的联系,就很方便找到他们从属的“社团”——根据研究者采集的资料,VKontakte上藏匿着196个支持ISIS的团体,成员超过10万人。“找到这些团体,就相当于把到了ISIS组织的脉搏。”尼尔·约翰逊对《科学》的新闻团队说。

图片 1

支持ISIS的在线社团。框内图:2015年1月,支持ISIS的社团-关注者之间的关系。条形图:10个典型的ISIS社团在线活跃的时间线。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ISIS在线社团的三大特点

在观察中,乌切提团队发现这些在线社团存在以下特点:

  • ISIS在社交媒体上“招兵买马”时,女性支持者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40%的参与者标记自己的性别为女性。研究者以中介中心度(betweenness centrality)作为指标衡量不同性别参与者在团体中的重要程度,发现在支持ISIS的团体中,女性支持者的中介中心度平均而言是男性支持者的两倍[2],提示这些人在网络中充当着关键节点。  
  • 由于监管系统的存在(尽管并不严格),每个ISIS社团都有自己的生存周期。在这个周期中,用户和它们的关系是高度动态的。这些ISIS的拥护者们会首先从关注其他的拥护者开始,慢慢地和他们的社团建立关系。同一个社团发展的不同时期,它们的名字可能大不相同,那些创始者们最初所起的名字并不会维持到最后,约15%的团体通过改名来逃避监控。其中一些支持ISIS的社团(约4%)甚至还会“借尸还魂”:已经被封禁的社团在一段时间后会改头换面“复活”——社团的身份改变了,但成员往往还是原来那些人(原成员>60%),有着同样的主张。基于VKontakte的社团设定,一些社团还会通过不断在“内容公开”和“内容私密”中进行切换来逃避网络监控,以获取最大的生存空间。这样的结果,也显示了这些社团的隐蔽方式和运作模式,远比人们想象的难以捉摸得多。  
  • 长时间的追踪结果显示,这些社团的产生和衰落与现实社会中的恐怖行为具有一致的关系。研究者选取了两次性质完全不同的事件——ISIS于2014年9月18日对叙利亚城市科巴内的恐怖袭击和巴西2013年爆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来比较恐怖主义社团的存在方式和那些关注社会运动的社团之间的区别。他们发现,在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大量的ISIS社团随之销声匿迹;而在巴西抗议运动发生后,关注者的数量不降反升。

图片 2
支持ISIS的在线社团会通过(A)更改名字(B)调整内容私密性(C)“借尸还魂”等方式适应网络监控的压力。A:颜色改变代表社团名字更改;B:颜色从深到浅代表内容从“公开”改到“私密”;C:灰白色表示社团消失,随后颜色改变代表社团改头换面“复活”。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数学模型帮助线上反恐

基于这样的发现,乌切提认为,只要建立适当的数学模型,人们应当能够预测支持ISIS的社团产生和衰亡的规律。他们收集了大量ISIS社团的数据,包括产生和存在的时间,参与的人数,消亡的时间点等等,并据此建立了一个理论模型。这一模型能很好地模拟ISIS社团演进的情况。

根据模型的推演,他们发现了一些对于反恐当局来说非常具有参考意义的结果:

  1. 在打击支持ISIS的社团时,相比于直接打击已成规模的大型组织,从那些尚在襁褓中的社团下手,能够更有效地削减ISIS社团的总体规模;  
  2. 如果政府的措施不够及时有效,小型ISIS社团会迅速成长为一个大规模的ISIS组织;而如果小型社团总数太少(分裂率低于一个临界值),依据模型,宣传ISIS的信息就能像传染病一样在全球传播;  
  3. “独狼”式的极端分子不会长久单干,他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某个具体的社团招揽。 

不过,要将蛇鼠之辈密谋的空间从社交网络中扼杀,却也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政府必须要在加强网络信息的监控和保护公民隐私的天平中找到能被接受的平衡点,但这本身非常困难。

在这样的背景下,乌切提团队的研究有着明显的价值,他们为反恐人员画了“重点”,至少在网络层面指出了遏制恐怖主义发展的方法之一。不过,这方面的研究还远远不够。每时每刻,对恐怖主义的宣传、对支持者的招募和对恐怖袭击的筹划仍在社交网络的某个角落进行着。想要在与他们的对抗中不落下风,研究者还需要加快收集信息的脚步。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Johnson, N. F., et al. "New online ecology of adversarial aggregates: Isis and beyond." Science (2016).
  2. Manrique, Pedro, et al. "Women's connectivity in extreme networks." Science Advances 2.6 (2016): e1501742.

​文章题图:express.co.uk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基础资源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ISIS帮助者的在线协会,London市警司长

关键词:

上一篇:向阳Gmail账号的意气风发扇隐形窗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